产品展示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华为出货量超苹果 跃居全球智能手机第二位

更新时间:2018-12-16 14:13

  华为出货量超苹果 跃居全球智能手机第二位

  应该欢迎特朗普的直接圈子和高级官员进行讨论和辩论,但是,他们的资历和政府职位通常不值得给予他们尊重。

作者:丹尼·罗德里克( )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25   在米勒公共事务中心任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前任法务局局长马克·肖特担任高级研究员一年后,弗吉尼亚大学最近面临抗议风暴。两名教职员工与该中心断绝了关系,一份拒绝该决定的请愿书已经收集了近4000个签名。去年,我所在的机构爆发了类似的抗议活动,因为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科里·莱万多夫斯基被任命为哈佛政治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  特朗普政府让大学面临着严重的两难困境。一方面,大学必须对不同观点持开放态度,包括那些与主流观点相冲突或可能对特定群体构成威胁的观点。分享特朗普观点的学生和教师,应该在没有审查的情况下自由发言。大学必须继续进行自由调查和辩论。此外,学校和公共事务机构必须为学生和教师提供与当时决策者接触的机会。  另一方面,存在使堪称讨厌的总统职位正常化和合法化的危险。特朗普每天都违反自由民主所依赖的规范。他破坏了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维护了种族主义和宗派主义,并促进了偏见。他轻率地说出一个又一个的谎言。  那些与他一起服务的人,必然会受到这种经历的污染。特朗普的亲密伙伴和被政治任命者是他的推动者—无论他们的个人优点是什么,以及他们多么试图与特朗普的话语脱离关系。“情报”“有效性”“诚信”和“共同性”等词汇—米勒中心主任威廉·.安特霍利斯用来证明肖特任命的理由—当它们被用来推进一个不自由的政治议程时,几乎没有什么值得赞扬的。  污点超出了政治人员的范围,也涵盖了经济政策制定者。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和高级别任命人员,共同承担起支持不体面的总统任期的责任。他们应该受到非议,不仅仅因为他们对贸易逆差或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持有胡思乱想,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继续服务使他们完全参与特朗普的行为。  因此,学术机构必须走狭窄的道路。它们不能背弃特朗普及其随行人员,也不会忽视他们的观点。否则,它们会扼杀辩论。这与大学的立场背道而驰。作为一个务实的问题,若给予特朗普阵营另一个妖魔化“自由派精英”的机会,也会适得其反。  但是,明确的参与规则是必要的。应当坚持的最重要原则是,听取某人和尊重某人之间的区别。应该欢迎特朗普的直接圈子和高级官员进行讨论和辩论。他们出现时应该以民事方式对待他们。但是,他们的资历和政府职位通常不值得给予他们尊重。毕竟,我们没有一个可以光荣服务的正常政府。  这意味着没有尊敬的头衔(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没有指定的讲座,没有主题演讲来领衔会议或活动。虽然个别教师和学生团体可以自由邀请特朗普任命的人在校园内发言,但通常不应由高级大学官员发出此类邀请。讲座和演讲应始终提供激烈的质疑和辩论的机会。  没有双向互动,就没有学习或理解;只有布道。不应该欢迎只是想发表声明并逃避讯问的政府官员。  同情特朗普的学生和教师,可能认为这种做法具有歧视性。但鼓励言论自由和意见交换之间没有冲突,而大学也要明确自己的价值观。  与其他组织一样,大学有权根据其价值观确定其实践。例如,一些学生可能认为某一课程的要求过于严格,或者考试是浪费时间。大学允许就此类问题进行自由辩论,但它们保留制定专业要求和考试规则的权利。通过这样做,它们向社会的其他成员发出了重要信号。  允许对特朗普主义进行全面辩论,同时拒绝兑现它,也不例外。??  本文由 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丹尼·罗德里克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著有《贸易大白话》。

在陪同文建忠、范远儒两位志愿军老兵寻访丹东的路上,这两位经过战争洗礼的老兵一直沉默寡言。我几次挑起“上甘岭战斗”的话题,希望两位老人也说说他们当年的战斗经历。可是,两位老人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车窗外,像是在迫切寻找什么。或许,边境地区的山川地貌正在唤醒他们脑海中那久远的记忆。

下午,我们来到抗美援朝纪念馆。纪念馆的图像陈列室、环形影视厅等展厅,因正在装修而关闭了。但是,两位老人脸上没有露出遗憾的表情。陈列室广场右侧,在镌刻着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全文的碑墙前,文建忠老人凑近碑墙仔细辨认、念叨着。范远儒老人凝视着陈列的各式武器、掩体造型出神。

在“抗美援朝纪念碑”基座的四组雕塑前面,两位老人的步履渐次沉重起来。下午的阳光照射在群雕上,使再现战场情景的雕像更加栩栩如生,加之轻风吹来隐隐约约感觉到似有呐喊声。范远儒停下脚步,转身对文建忠大声说:“有血性!”文建忠听后仰头看一眼雕塑,回应道:“是的!”

两位老战士在纪念碑下的护栏边,以远处波光粼粼的鸭绿江为背景,照了一张合影。而后,我们来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元帅的塑像前,两个老战士肃穆地挺直身板,认真地敬了一个军礼!

文建忠对参谋长说:“我们双方的部队从物质条件、精神信仰几个方面都不在一个层面上。他们(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搞陆海空立体作战,武装到了牙齿;我们有的部队使用的还是抗战时的武器,手榴弹和子弹限量使用,甚至连军装都不统一。”

范远儒老人按着耳朵上的助听器,插话道:“不在一个层面上,还有双方军队的信念不一样。他们一心想着圣诞节结束战争,打仗时心不在焉,是被动打仗

我们呢,仗打不赢就谈不上建设新中国,我们分到手的田地就要丧失!所以,我们都是拼了命地和他们干!嘿,我们精神上先胜了。”

参谋长是一位有着30多年军龄的东北汉子,他对两位老人说:“正因为有了你们抗美援朝那一战,才有了国家60多年的消停!我们虽然是和平年代的军人,但我们身上延续了你们当年敢拼敢打视死如归的血性

我们来到丹东市锦江山北麓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时,陵园主任早已在陵园等候,见到两位志愿军老兵,他握住两位老战士的手连声说:“欢迎欢迎!”

听我们介绍老人是从重庆专程来为烈士陵园祭祀的,陵园主任说:“重庆、四川来陵园扫墓的每年都有,只是像您二老这么大年纪的人不多。而且,这些年越来越少了!”主任的语气突然沉重起来。他话题一转:“还记得当年是哪支部队的吗?”

文建忠大声地说:“我是志愿军炮一师25团3营9连战士,1950年入朝时21岁。”范远儒上前一步抢答道:“我隶属工兵十八团3营7连3排,1955年夏回国时我也是21岁

我说:“你们二位是我们重庆武陵山区的老英雄啊!”文建忠老人摇头说:“真正的英雄们埋在这里!”

范远儒老人幽幽地说:“当时零下20多摄氏度,对方坐汽车住帐篷吃罐头穿大衣,我们穿两层单衣睡在松木板上,啃冻馒头

”忽然,文建忠在一个墓碑前带着哭腔喊道:“老乡,我来看你了!”我们闻讯都跟过去,看见前面的墓碑上有红色楷书文字:中国人民志愿军六十四军汽车连

不好意思啊!”面对墓碑,老人各捧着一束鲜花,沿着石阶拾级而上,走向苍松翠柏环抱中的“抗美援朝烈士永垂不朽”花岗岩纪念碑前。口中哽咽地说着什么

离开丹东,车子里响起了歌声:“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两位老人扭转身子,望着远去的锦江山麓和远方的一座座墓碑,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是四行热泪顺着饱经沧桑的脸往下流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页】

地址:   电话:    传真:
版权所有6合彩开奖-本港台开奖-看手机开奖-六合彩开奖    技术支持:6合彩开奖-本港台开奖-看手机开奖-六合彩开奖    ICP备案编号: